楠说

在英国 威尔士
风雨最大海边

读书 写作
做菜 跑步

安静,是不可多得的生活。

“他使人安静,谁能扰乱呢? 他掩面,谁能见他呢?无论待一国或一人都是如此。”
——约伯记 34:29

"我特別喜歡你那明亮顏色的袋子。
因為每一次我都能一眼就看到你。"

「舒服」是最好的爱情


(摄于Bath 一家餐馆的地下室,舒服极了,卖些家居用品。)

那天偶然看一个访谈,汪涵对话丹麦大使。

有一段话,实在感同身受。

“美的东西你有可能不会想去拥有它。 但舒服的东西你事一直希望靠近它。有可能我的夫人不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但我的夫人一定是让我最觉得舒服 最觉得幸福的女人。”

早晨看了一下天气预报,下周是一整个礼拜的雨。

记忆里好像已经两个礼拜没见太阳了。威尔士的雨,慢慢把耐性先磨没了,然后把对晴天的期待也磨没了。现在已经是,开灯就能解决一切了。

在那些时刻,你对他没有很多期待,但是他却让你那样舒服的时候,

你会觉得,和适合的人在一起,这样美好。

weekdays的时候,我会在图书馆念书,他在上班。中间会发好些个信息,于是从来没觉得一天当中有分开的时候。可是又和黏在一起不一样,这样日间的联系,没有负担,只有淡淡一笑,手指点点,抬头继续念书。就像今日:

8:34am:“早安喔!一点也没有办法,无论是从我的脑袋里还是从我的梦境里摆脱你。准备要去骑车上班了。有一点点压力,因为今天有很多任务。需要骑车的时候边祷告。”

09:07:“刚到我的办公桌前。想你。”

10:20:“晚餐什么计划呢?我可以去你家给你做饭。不想要你感觉孤独,想让你多休息。”

12:07: 分享了一首歌《you will never run》,说:我不会run away的:)如果你什么时候需要鼓励的话,就听这首歌吧。

12:53:我在市中心办国际银行卡呢,想要在我们去中国前办好。

13:32:回到办公室啦。刚才骑车回来的时候好大雨。这一趟淋下来一整个下午都不会困了哈哈。

替代了很多句问“你在干嘛?”必要性,他自己愿意要告诉你他在干什么。

淡淡地分享每日平淡生活,分享“又被雨淋了”这样一件小事。

你常常说“I want to be strong for you.”你确实这样做着。

但我也爱那样的时刻,你像个孩子,把你的头埋在我的肩上。

成熟的爱情,是接受面前的这个大男孩,和大男孩心里的小男孩。

是可以在他肩头哭泣,也可以在他累了的时候,像个孩子的时候,给他一个长久温暖的拥抱。

我们不都有这样软弱的时刻吗?


担当彼此的软弱,也为彼此强壮。

别无二心,想要把每一个生活细节告知,

这样的爱情,最好的爱情,

就是舒服二字。



社交媒体纷纷扰扰,竟没有一个地方能安静写作。

过去一年几乎没有认真用键盘打下几个句子,

日记本倒是填了不少,可是还是想有个安静角落。

一直想分享在Cardiff的生活,去年太忙,几乎没有可能。

今年秋天开学,恋爱以后,多在日记上写情话了,也没能好好写点生活。

九月研究生念完,十月开始念博士。

今日大概是开学以来,最难过的一天。读齐泽克的书,难极了。

不知从大学何时起,有意远离政治,但现在分明感觉,

要懂文化,政治和哲学是绕不开的坎。


此时傍晚六点半,天色早已伸手不见五指。

高纬度的冬天 如此难过 

从纬度二十几到五十几 这个过程还是要很久才适应

家里的威尔士姑娘在准备圣诞晚餐 整个房间都突然chrismasy起来

周五交报告 这个短学期就算正式结束了

冬至以后 白昼越来越长 学习效率必须随之跟上


拉康 德里达 福柯 墨菲 齐泽克

到时候好好再读一遍



大理人盼了一個月的雨
今晚緩緩的開始下了
老闆說我們運氣很好
這家旅店太像台東了
乾淨的裝潢
大理的稻田和 伯朗大道的稻田
也太像了一點
窗外 鞋子拖沓青石板的聲音
不能夠更安靜了。

不用提醒
我知道
畢業
很快了。

忽然想起 昨日 在街上走
一個賣襪子的大姐
四十五度對著天空 滿臉憧憬跟懷想
和旁邊 賣鞋墊的老太太 說著些什麼
走近 聽到大姐 滿口溜溜的京腔 說
“我們那裡呀,房子上面都是琉璃瓦。”
說著 還拿手比劃著
生怕老太太 不知道什麼叫琉璃瓦。

也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觸動。
南方並不多見京城人
不知是怎樣的生活變故 讓她離開了她的琉璃瓦

但無論是誰 都有驕傲 關於故土
就算它如今 灰頭土臉
霧霾裡 不知道 是否 還看得清
房頂上漂亮的琉璃瓦 和 城牆根下
騎著單車 沒完沒了 的少年人